哲学|纯粹理性批判:先验辩证论和先验方法论

先验辩证论

感性和知性的先验问题主要是为了讨论数学和自然科学如何是可能的。而前两者分别也关联到感知的能力以及认识概念的能力。而人类为了建立知识,很重要的是需要推导的能力,也就是“思考”,所以就此进入了康德先验哲学的最后一部分:理性。这一部分主要探讨的是:形而上学是否是可能的?

理念的幻相

知性是以范畴为绝对的标准进行判断,所以是规则的能力;理性是面向知性的产物进行推导,是原则的能力。
而由于这二者的工作状态,理性天生有一种倾向,想要把知性知识归摄到统一性的力量下面,它的脚步迈得太远,超出了我们所被给予的:这就是纯粹理性,也就是理念。
康德直接沿用了柏拉图使用的名词:理念。也延续了它的超验性。进一步说,理念就是理性在人类内部产生的对于追求超越性的统一性的要求。理念是超验的,故它不可知,但是可思,如果误用理念,就会导致幻相
康德认为:幻相无法被消除,因为这是人类理性自然的机制。但是可以通过批判来保证它不犯错误

诸理念

理念被康德分为三种:

  1. 完整的主体:心灵的绝对的、无条件的统一 (灵魂
  2. 完整的条件序列:世界的诸条件序列的绝对统一 (世界
  3. 存有的保证:一切心灵现象与物理现象的统一性 (上帝

这三个理念引申出来人类对于形而上研究的三个核心话题,也就是:理性心理学,理性宇宙学,理性神学。

理念产生幻相的原因

归根结底是关于知性与理性的误用,然而本质上也是理性的误用:
将范畴运用于经验之外,产生的结论将是无效的。所以如果将范畴应用在理念之上,就将理念误解为知识的对象,这就导致了超验的对象在谬误之中进入了人们的思考。

诸谬误

灵魂的谬误

第一类幻相归因于:思维的主观条件被当作了客体的知识。
由于这种幻相,导致出“理性心理学”中的谬误,它们把主观的条件当成了客体知识去反视自己的主观,因而产生了一个实体的灵魂,进而才可以去讨论它的不朽性等等。
但是主观:它不是通过范畴而认识它自己,而是在统觉的统一条件之下,通过它自己来认识诸范畴,并且通过这些范畴来认识一切对象。以往的形而上学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即是这个现象的世界之所以能产生,不在于外而在于内,诸现象以主观为中心去结构。产生的幻相也就是把主观单独拉出来,想象像是主观通过范畴去认识其他对象一样去认识一个悬置的主观,此幻相被康德称为物化意识

上帝的谬误

这一类幻相归因于:将概念与存有混为一谈
只有在经验的条件下,才能把概念和存有以有客观实在性的方式连接在一起,而对于上帝的思考无非犯了这样一种错误:用存在来规定不能被感知的东西。

世界的谬误

这一类幻相归因于:先验范畴的超验使用
有许多先验范畴,但它们本身都只对经验的对象起作用。如果用它们对世界整体做出判断,谬误就从中产生出来。

二律背反

康德在证明理性宇宙论的失败的时候,提出了著名的分析方法:二律背反。
理念的误用根本上由于我们不限制的把只能对经验施加效力的范畴应用到了超验上,那些并没有被给予给我们的东西。这最终就导致了一组二律背反:如正命题:世界在时空上是有限的;反题:世界在时空上是无限的。它们都可以以理性的原则证明自己的正确,但是这并没有任何意义,它们并不能让我们增加任何知识。

理性的准则

理性的兴趣:三条原则(准则)

  • 同类性原则:统一性
  • 特殊化原则:多样性
  • 连续性原则:前二者的结合

人类的理性追求这样一种超越性的统一,但是它们只能作为形成我们的知识系统的调节性原则,而不能去当成任意实在或者具体的构造。我们大可以相信那些东西的存在与否,但是那并不能给我们增添任何知识,因为它们是超验的,并没有被给予我们。

对理性准则使用的谬误

  • 把最高存在者的理念作为构成性的运用而不是调节性的(怠惰的理性 ignava ratio)
  • 把统一性作为一个实体化的东西引为根据而不是当作调节性原则(颠倒的理性 perversa ratio)

先验方法论

在讨论完理性可能产生的谬误之后,接着讨论了关于如何理性实践的方法论。

纯粹理性的实践:数学

数学提供了一个没有经验的辅助而有幸自行扩展开来的纯粹理性的最光辉的例子。

数学和哲学的区别

哲学的知识使出自概念的理性知识,数学知识使出自概念的构造的理性的知识。着意味着哲学知识旨在普遍中考察特殊,而数学知识在特殊中、甚至个别中考察普遍。引为构造一个概念意味着将它以相应的直观先验地展现出来,这并非是经验的,而同样是先天的和借助于理性的。
一些误解认为哲学和数学的区别在于研究的客体:哲学单纯以质为客体,数学单纯以量为客体。实则这是把结果当作了原因。哲学和数学在一些时候会拥有相同的对象,但是它们的研究方法却本质上的不同:哲学会考察有普遍性的概念本身,但是数学只考察概念是没有进展的,必须把它投射到先天的直观之中去,又以非经验的方法去考虑。

关于定义

在哲学之中,不应当用“定义”这样的词汇。因为任何一个经验性的概念都是不能被定义的,严格来说,任何一个先天被给予的概念也是不能被定义的。不然会导致模糊的表象、多义性以及忽略产生的错误。应当用阐明 一类的词语。系动词是并不是规定了概念本身,而无非是词的规定而已。概念永远不会处于固定的界限之内。进一步阐释说,哲学以及生活中许多地方所需要把握的概念是一个更为丰富的东西,我们不能把它完全的把握出来,我们对它的操作是分析地完成的,故而本质上是在(并且只能)解释概念,而不是定义它(我想这类似于“元语言不存在”的观点,因为人类并不能把握到客体,而只是用语言能指去游移地旁敲侧击。如果笃定地惯用“定义”这样的说法,最终会限制概念本身,并且传达着稳定的、稳固的场域论预设)
但是数学之中的定义是可以的,并且必须要从定义开始,并且只有数学是具有定义的。因为数学要把它所思考的对象先天的在直观中表述出来,那么该直观不多不少就是概念本身,所以数学的运用下的定义是一种综合地完成的,这些定义可以造成概念本身。
举例子:哲学、生活中我们要“定义”一个苹果,我们可能会说,苹果圆形的、红色的、甜的……但是无论多么的详尽,也不可能做到完备的把它的概念带到现实中来,随着认知的进展,以及不同人对它产生的经验性的判断的增加,苹果的概念几乎是无止尽的丰富,总要多于我们的“定义”,所以这个“定义”是失败的,我们只是解释了它。
数学中的定义则更为简单,因为数学研究的对象,也就是说概念,是由定义才产生的。我们设立了如下定义:平面中的三条直线所围成的封闭图形是三角形,因此才有了数学研究中的三角形的概念。它不包含更多的东西,随后建立了也是数学的理性系统里的综合命题,所以数学恰恰是由定义而构建出的。

理性的目标

理性的本性导向超验,这个意图涉及到三个对象:灵魂不朽,自由意志,上帝存有。但是理性的兴趣集中于三个问题:

  1. 我能知道什么(单纯思辨)
  2. 我应当做什么(单纯实践)
  3. 我可以希望什么(二者兼有)

道德律

道德的世界

它只被设想为一个理念的世界,但是却是一个实践的理念,它能够、也应当对感官世界现实地有影响,以便使感官世界尽可能地符合这个理念。
在我的观点中,康德算是一个“性善论”者:人的理性中先天的带有向道德的自然兴趣

纯粹理性的建筑学:

一种统一性,其知识、分类是从内部被激发、生长出来,而不是在外部添加而上。这是知识构建的系统的图型
将形而上学系统做出了分类:

  1. 本体论
  2. 合理的自然之学
    1. 合理的物理学
    2. 合理的心理学
  3. 合理的宇宙论
  4. 合理的神学

纯粹理性批判的结语

…惟有批判的路子还没有人走过。如果读者曾带着好意和耐心和我结伴漫游过这条道路的话,那么他现在就可以判断,如果他情愿为了使这条人行小路称为一条阳关大道而做出自己的贡献的话,那种许多个世纪都未能做成的事情是否有可能还在本世纪过去之前就得到完成:就是说,使得人类理性在它的求知欲任何时候都在从事着但至今都是白费力气的事情中达到完全的满足。

文章创作不易,如果感兴趣请持续关注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